新能源召回大户特斯拉的“美式”傲慢 | 观潮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申博体育盘口

新朗科技华子健

从“硬件升级”到“召回”,理想的车只用了5天。

最近的魏玛汽车召回前后用了23天,魏玛汽车将其定义为“历史上最快的召回”。如果只是简单的对比,理想车无疑会创造新纪录。

对于新车制造商来说,由于工艺和新技术的限制,召回是一个高概率事件。目前除了没有实际召回经验的小鹏外,威来汽车、魏玛汽车、理想汽车,包括外人特斯拉都遇到过召回。然而,中国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和特斯拉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惶恐”的造车新势力

11月1日,Ideal Auto在媒体发布会上宣布对前悬架下臂球销和底盘进行“免费升级”,其中前悬架下臂球销应力低与Ideal ONE多次断轴事件有关。

但是理想车的措辞受到质疑。一方面,理想汽车CEO李翔公开承认“升级一定是因为产品有缺陷,行驶中碰撞破损的概率高于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否定了当初的“召回”,代之以“免费升级”。

理想汽车销售服务副总裁刘杰强调,升级换代不同于回忆忧郁车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出现质量问题。11月6日,理想汽车终于宣布召回10469辆理想汽车,占交付车辆的近50%。

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10月31日,Ideal ONE共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97起,其中前悬架下臂球头从球销中脱出,造成理想汽车碰撞后断轴的严重事故10余起。

除断轴外,还有10余起因底盘涉及异物导致自燃事故及相关质量问题。在宣布前悬架下臂球销升级的同时,理想车也推出了底盘升级。

经过强烈质疑,理想车五天后更名,从“免费升级”改为“召回”。召回当天,理想汽车还在官方渠道发布了道歉信,其中理想汽车表示,经过“深入反思”,它“决定立即启动自愿召回程序”。

理想汽车销售与服务副总裁刘杰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硬件升级后,事故率是否会下降是不可预测的,因为硬件升级后,事故率也与司机的驾驶有关,比如碰撞什么,碰撞的速度和姿势,甚至碰撞物体的材质等,都可能造成各种问题。

收到召回信息,看到道歉信,一位理想ONE车主说:“我不后悔买了理想ONE。至少我看到了自己的态度,在犯错的时候改变了。是值得信赖的。”他告诉新浪科技。

理想汽车召回前不久,魏玛汽车也经历了一次召回,这也是魏玛汽车历史上的第一次召回事件。

10月2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近日,魏玛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决定从2020年10月28日起,召回威玛2020辆电动汽车中共计1282辆,该电动汽车生产时间为2020年6月8日至2020年9月23日,配备电芯型号为ZNP3914895A-75A的动力电池。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在电池供应商的生产过程中有混合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中锂的异常析出。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导致电池芯短路,从而导致动力电池热失控和火灾风险。

9月23日召回前,浙江温州某魏玛EX5自燃;10月5日、13日凌晨,福建邵武发生两辆魏玛EX5s自燃,其中一辆停在路边,另一辆处于带电状态。

新浪科技从魏玛汽车了解到,10月5日自燃事件当晚,魏玛汽车已经查询了这批电池的问题,决定召回,并通过电话或OTA通知相关车主去附近的商店更换电池组。

然而,在召回通知公布的前一天晚上,另一辆魏玛EX5在北京的机械学院自燃爆炸。魏玛仍在调查此事,结果尚未公布。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引起新一轮的召回。

威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也谈到了威来2019年的召回事件。当时已经很困难的卫来,把钱交了出去。据威来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披露,因电池组上搭载的模块出现问题召回4803辆es8,占售出车辆的一半以上,召回成本3.39亿元。

“当时我们多么困难,但我们还是把钱从口袋里拿出来了。”秦告诉新浪科技。

据官方统计,截至2020年9月底,中国已实施汽车召回2119起,召回缺陷汽车8010.2万辆,约占中国汽车保有量的30%,居世界第二位。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每年召回的次数达到了227次,几乎相当于每个工作日发生一次召回事件。

可以说召回在汽车领域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但对于新车厂商来说,召回意味着动摇新品牌,打击新能源消费者信心,给企业成本带来压力,影响尚未达到规模的交付量。

威来和理想汽车也是中国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对召回做出反应的一个缩影。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累计交付量最大的威来,仅超过6万辆。剩下的魏玛和Ideal不仅投放量小,还面临车型单一的问题。召回后,如果销量受到影响,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生存压力。

相比之下,特斯拉最近的召回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甚至不亚于一辆理想汽车的“体面召回”。

傲慢的外来者

10月2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消息称,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宣布,因前后悬架存在安全隐患,自10月23日起,已召回近3万辆进口S型和X型电动车。

据特斯拉披露的统计,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S型和X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超过6万辆。

然而,特斯拉在宣布召回后态度迅速改变。后来特斯拉在提交给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一封信中表示,不需要召回车辆,因为车辆悬挂没有缺陷,损坏不是质量问题,而是车主使用不当造成的。言下之意是特斯拉认为导致悬架问题的是中国车主的驾驶不当,而不是车辆悬架本身的质量问题,不会在中国境外召回。

特斯拉在信中表示:“由于SAMR(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和DPAC(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认为相关车型需要召回,特斯拉只能选择强制自愿召回相关车辆,虽然特斯拉不同意上述机构的观点,但仍选择自愿召回方案。”

这已经不是特斯拉在面对可能由质量问题引发的事故时的“无辜”态度了。这一年,在很多“驾驶失控”事故中,特斯拉车主是主角,但特斯拉给出了很多“车辆没毛病”、“车辆系统没毛病”、“车主踩错刹车”等调查结果。

如果把时间追溯到2019年4月,上海某小区地下室一辆老旧特斯拉S型汽车自燃爆炸,震惊了所有的电动车车主。

监控视频显示的录制时间为4月21日20:15分钟。视频中,停在画面最左侧的一辆白色特斯拉汽车底部突然冒出白烟,然后一场大火似乎完全照亮了监控画面。特斯拉周围火势很快。大火扑灭后,四辆汽车受损,周围墙壁受损。

一名已经离职的特斯拉员工告诉新浪科技,特斯拉最终选择支付赔偿金,金额约为1000万元。虽然确认是电池导致自燃,但未召回配备该批电池的S型。

特斯拉用另一种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对于装载了这批电池的S型,特斯拉后来通过OTA将车辆的电池容量锁定在原来的70%,并限制了车辆的充电速度。

“到目前为止,这些电池涉及的车辆尚未在中国召回,也没有更换新电池。”很多特斯拉员工告诉新浪科技。据多家国外媒体报道,特斯拉已经用美国的同一批电池更换了S型的电池。

据综合公共信息统计,特斯拉自2019年1月以来在中国已被召回三次,均为S型和X型车型,累计召回近5万辆,涉及的问题是安全气囊、转向器外壳上的螺栓以及前后悬架。

据一位特斯拉内部人士告诉新浪科技,目前没有相应的特斯拉电池和底盘问题召回案例。

如何捍卫安全底限?

重庆计量质量检验研究院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的乔飞表示,汽车公司考虑的因素包括成本、品牌效应和公众舆论,导致中国市场汽车召回不尽人意。目前,缺陷调查仍然是中国汽车产品召回的驱动力。近三年来,我国汽车召回规模远低于欧美国家,且受监管部门缺陷调查影响明显。被动召回的汽车数量占全年召回总数的一半以上。此次特斯拉召回是在相关部门强制干预下实施的被动召回。

他建议,中国监管当局应科学设定非法成本,加大处罚力度,加强监管职能的作用,通过法律手段对非法企业进行惩罚、教育、警告和威慑,并捍卫安全边际。

此外,乔飞还认为,中国应在风险评估方面与国际成熟汽车市场进行深入交流,实现风险评估的程序化、模块化和标准化,使风险评估与国际市场充分融合,实现相互认可。

在此基础上,监管部门还应大力建设国际信息系统,共享车辆事故的基本情况、原因分析和相关缺陷调查,实现数据共享和风险传递,并根据实际情况在相关市场甚至全球联合发起召回,实现召回活动的无差别发展。“在信息交流的情况下,面对大量确凿的数据,像特斯拉等汽车公司的不当言论并没有被打破。”他说。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超过8万辆,超过威来、理想和肖鹏的总和。然而特斯拉的社会责任远不及销量。“特斯拉在中国没有社会责任部门。”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告诉新浪科技。

召回中出现的中国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越可怕,特斯拉就显得越傲慢。